企业博客网bodu.com www.bodu.com http://zhouxf.blog.bodu.com/  【剧本】我要读书 打印此页

【剧本】我要读书

http://zhouxf.blog.bodu.com    2015-3-4

人物:
芳华  十岁的女孩,小儿麻痹症患者
老张  芳华的父亲,农民,三十多岁
母亲  芳华的母亲,农民,三十多岁
小刚  芳华的弟弟,小学二年级,八岁
校长、老师、同学


  [北方,临近海边的一间茅草屋。屋外不远就能看见大海。海滩上有很多渔船,晒着很长很宽的渔网。
  [茅草屋的屋顶,覆盖着黑色的麦秸和海草,麦秸和海草很长,一缕海草几乎要遮盖住窗户。
  [窗户里面,有一盘土炕。母亲在屋门口烧火,火苗不时窜出来,呛得她直流眼泪,不时用大襟擦泪。
  [芳华在炕上坐着,透过半开的门扉,向外张望。
芳华  娘,俺爹好回来了吧?
母亲  是啊,差不多了。
芳华  娘,您说俺爹能联系好吧?
母亲  啊,兴许会吧。
芳华  (高兴地)那我就能上学了!
母亲  (笑笑)那敢情好!不过要我说啊,你这个样啊,上不上学娘都养着你。
芳华  那怎么行!俺就要上学,俺就要上学!上了学就能识字了!能识字,就可以读书了!
母亲  你一个女孩子家,又是个瘫子,读了书有啥用?长大了,能有个差不多的主娶了你,就不错了。
芳华  哼,娘看不起人!娘看不起人!(撅嘴,不高兴)
母亲  好好好,你想上就去上吧。不过,你这个样,怎么去呢?
      [老张进来。
老张  我背着闺女去上学!
芳华  太好了!俺爹万岁!
母亲  他爹,怎样啊?学校收不收?
老张  开始去的那家一听芳华这个情况不收,俺又到另一家去问了,校长很痛快。后天就可以去!
母亲  你说的学校在哪里啊?远不远?
老张  不远也不近,就在小刚上学的学校,张家屯小学。
母亲  (惊讶地)张家屯?那不得十来里路?你每天背着她,多沉啊!
芳华  要是有个轮椅就好了。
老张  对,对,是得有个轮椅!
母亲  可是,一个轮椅得不少钱吧!
老张  没关系,我自己做一个!
母亲  你会做?有料吗?
老张  有!院子里那个旧自行车,改一改就成。
母亲  零件都够了吗?
老张  我寻思好几天了,应该差不多。
芳华  我爹真棒!什么都会做。
老张  那咱说干就干!(下)

  [茅草屋前的院子。老张在用旧自行车改装轮椅。忙得不亦乐乎。
 (近镜头)轮椅大致轮廓出来。

  [屋内,炕上。芳华透过半开的门向外看老张在改装轮椅,欣喜的表情溢于言表。

  [屋外院子里。轮椅成型,老张在擦拭外表的尘土,用一块旧砂布擦上面的铁锈。
  [芳华的弟弟放学回来,看到忙碌的老张,很好奇。
小刚  爹,这是什么?
老张  这个啊,是你姐姐上学的腿!
小刚  (惊异地)我姐姐要去上学啦?
老张  是啊,后天。我推着这个轮椅送你姐姐去上学!
小刚  是哪个学校啊?
老张  就是你上学的学校啊!
小刚  太好了,我上学有伴咯!(放下书包)爹,我来擦铁锈吧,你歇会。
老张  好好!这才像个男子汉!(拍打身上的灰,站起来)

  [清晨,屋内,炕前。母亲在给芳华梳洗打扮。芳华一身新衣服。弟弟在一边站着,看着姐姐,在笑。
芳华  小刚,你笑啥?
小刚  姐姐今天真漂亮!
芳华  就你嘴巴甜。
母亲  好了,别说了,小刚,给你姐姐带着水,路上喝的。
芳华  娘,我不想喝水。
母亲  (一愣)为什么?(很快明白)傻孩子,上学校去不喝水怎么行?没关系,上厕所让你爹跟老师说说。
  [老张蹲在炕前,背起芳华,往外走去。
  [老张把芳华轻轻放下,用一根绳把前面揽住。
  [老张推起轮椅。轮椅跌跌撞撞地向前走,走出院门。

  [老张在推轮椅,小刚在一边跟着走。
  [遇到一个上坡,老张吃力地推,改装的轮椅很重。
  [小刚在帮老张推着。
  [顺路的小刚的同学打招呼,也帮着推。
  [上坡后,老张向小同学道谢。

  [老张、芳华、小刚来到学校。汗流满面。
  [走到挂有“校长办公室”的门前。
老张  李校长,你好!
校长  哦,是老张啊,来来,请进请进。
  [校长迎接老张背着芳华走进办公室。
芳华  (有礼貌地)校长好!
校长  这孩子多懂事!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芳华  我叫张芳华,今年虚岁十岁了。
校长  好,芳华,你愿意读书吗?
芳华  我愿意。
老张  她啊,看到那些背着书包上学的孩子每天从家门口走,可羡慕了!一直嚷着让我给她联系上学的事。
校长  孩子想上学,这是好事。不过,
芳华  (着急地)怎么?
校长  你这个样子,怎么来上学啊?
老张  我做了个轮椅,那不,门外呢。我每天早上把她送过来,晚上来接。
校长  那你就很辛苦啊!
老张  为了满足孩子这样的愿望,做父亲的应该。
校长  好,那我给你们安排一下,请稍等。(下)‍

  [老张推着芳华每天上课,下课回家的镜头。

  [早上,芳华正准备去上学,一个不留神,从炕上摔下来。
  [芳华发出一声惨叫,尽管她强忍着疼痛,眼泪还是流了下来。
  [正在一边为她准备出门东西的娘赶紧放下手里的活计跑过来,禁不住眼泪也下来了。
母亲  乖女儿,疼吗?都怪娘没看好你。
芳华  娘,不怪您。怎么能怪您呢,是我不小心摔的。只是,今天不能去上课了。唉!(说着又流下眼泪)
母亲  (给芳华擦眼泪)孩子,摔着了,咱不去上课了吧?
  [老张走进来,一看这状况,也发愁地挠头。
老张  (安慰)孩子,那这几天就别去了。
芳华  (不舍地)不嘛,我要去嘛!(尝试着活动,但疼痛难忍)哎呀!
母亲  (对小刚)小刚,还是你自己走吧,到学校给你姐姐请几天假,(稍顿)对老师不用说摔伤,就说感冒了。说得厉害了说不定老师会来家看望。
小刚   好的,记下了。
母亲   你记住了啊,别说漏了。
小刚   好,我知道了。那我走了。姐姐,你在家好好养伤吧,等你好了我再跟你一起去。
芳华   (难过地)好吧。
  [小刚下。

  [屋外,老张把芳华抱出来晒太阳。
  [芳华看着对面的一棵树出神。
老张  芳华,看什么这样出神?
芳华  (一愣神)哦,没啥,没啥。
老张  你心里肯定有事,说给爹听听。
芳华  (欲言又止)算了,不说了。
老张  说啊,孩子,你想要的,哪怕是天上的月亮,爹都能给你弄到。
芳华  我,(嗫嚅着)我想要个双杠。
老张  (一愣)双杠?你连走路都不能。
芳华  唉,我想锻炼一下臂力,等我有了劲,就可以拄着拐去上学了,也不会摔倒了。(说话间,眼睛一直盯着前面的一棵小树)
老张  (注意到了女儿的视线)哦,我知道了,你想用对面那棵树,让我给你做个双杠,对吗?
芳华  (不好意思地笑了)是,不过,那是咱家乘凉的地方,您辛辛苦苦种了那么多年,再说,那树上结了多少果子啊,砍掉了,就少了一样卖钱的东西了。
老张  没事,想吃果子了,到集市上去买就是,现在什么果子没有?我闺女想锻炼啊,这可是大事!闺女,你等着,我这就找工具去!你先回屋,免得看着难受。
  [老张抱着芳华进屋。

  [屋里,芳华听着屋外老张伐木的声音,想听,又害怕,想喊,又不舍,纠结中。

  [屋外,老张在砍伐小树。
  [老张在制作双杠。
  [双杠很快竖立在院子里了。

  [屋里,老张在外面喊,闺女,双杠好了!
  [老张兴冲冲地走进来,抱着芳华出去。

  [芳华在老张的搀扶下,小心翼翼地走近双杠。她想象着自己该怎样上去。
  [老张抱着芳华接近双杠。
  [但芳华双臂软弱无力,坚持不了一会。难过得要哭。
老张  (鼓励)别灰心,从来没练过,哪能一下子就成。来,这样,顺着我的劲,慢慢来,对,对,就这样。
芳华  爹,我不行。
老张  没关系,干什么都会有困难,万事开头难。坚持过这最难的开始,后面一点点就好了。
  [夕阳下,一对父女在双杠前学习。

  [傍晚,芳华顽强地在老张的搀扶下,在双杠上锻炼,虽然不能像正常人那样上去,用双臂支撑身体进行锻炼,但她已能手扶双杠,慢慢走了。
芳华  (高兴地)爹,您忙去吧,芳华自己练一会。
老张  (不放心)你能行?
芳华  (坚定地)我试试吧,总是您扶着我,啥时我能自己练啊!
老张   也对,好吧,你按照我说的要领,自己慢慢练,记住,一定要按照我说的要领去做,不能图快!
芳华   好的,爹,我知道了。您快去忙吧,地里的庄稼都旱死了。
  [老张不放心地下。

  [屋外,远处的海边波涛汹涌。
  [村口的扩音喇叭响起喊声:大家注意了,大家注意了,第九号台风就要来了,各家各户做好防台风准备!
  [老张忙着收拾渔网。母亲也在帮忙。
  [正在双杠前锻炼的芳华,试图自己从双杠那边,依靠一个小木凳,打算自己挪回家。
  [但是,她摔倒了。
  [大家都在忙,没有人注意她。
  [她只好往家门口方向爬。
  [狂风来了,劈头盖脸的雨滴下来了。
  [父母匆匆回家,这时发现了匍匐在地上爬行的芳华。
  [母亲一下子就泪流满面。
母亲  我的闺女,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芳华  (抽搭着)我看你们那么忙,想着不给你们添乱,想自己回家,可还是......
老张  (爱怜地)唉,闺女啊,你这个样子,有事你就说啊,我们再忙,还能不管你吗?
  [芳华依偎在母亲怀里哭泣。

  [雨过天晴,大家都外出做工,弟弟去上学,屋里只有芳华一个人。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
  [她尝试着挪下炕。找到两只小板凳支撑着,想到外面去看看。
  [她挪到了院子里。院子里空无一人。大门虚掩着。
  [她向双杠挪去。但她的伤口还是很疼,她没有力气上去。她想哭。
  [她忽然想到外面看看。
  [她挪动着,向海边挪去。
  [海边有一大片青纱帐,她钻了进去。躺在青纱帐里,仰望着蓝天,天是那样蓝,没有一片白云。
芳华  (自言自语)这样躺着多好啊!我要是就这样躺着该多好啊!大家都有自己的事,爹和娘都要为这个家忙活吃的,还要供养弟弟上学,将来给弟弟成个家,毕竟,弟弟是这个家未来的台柱子,等十年、二十年,啊,三十年后,那时,爹娘都老了,肯定指望不上我,我不成为他们的累赘就不错了。那时,还不全指望弟弟!唉,我有什么用? 我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界上啊?我就这样躺着吧。什么声音?(忽然感到害怕)会不会是大灰狼啊?(苦笑)唉,也罢,叫大灰狼把我吃了才好呢!倒省了爹娘的事了。
  [芳华就这样自言自语,念叨着,在艳丽的阳光下,昏昏欲睡。
  [又不知过了多久,她醒了,天色开始暗淡下来。
芳华  (自言自语)太阳就要落山了。天黑后,大灰狼就会出来了。

  [老张回家了。他没有见到芳华,着急地到处找。
  [母亲回来了。也没有见到芳华,也很着急地到处找。
  [父母一人一遍,一高一低地呼唤:芳华——芳华——
  [弟弟回来了,还没进家门,就听到了父母的呼唤。
  [喊声引来了邻居们,一起加入搜寻的行列。
  [天彻底黑了,人们打着手电,向海边走去。大家沿着海滩走,但没有见到任何人。
老张  会不会在那里面?(指指青纱帐)
      [大家一起向青纱帐走去。继续呼喊:芳华,你在哪里?芳华,你在哪里?
  [芳华听到了大人们的喊声,她不想回应,她咬紧嘴唇,不让自己出声。天黑后,气温开始下降,她感到很冷,全身蜷缩成了一团。
母亲  芳华,我知道你藏在哪儿,快出来吧。别吓唬你爹你娘啦。
  [这时,芳华有些心动。但她还是决意不出声。
小刚  姐姐,你快出来吧!学校老师还问候你来,还说要来看你!
  [老张好像听到了声音,他循着声音快速冲进去,看见了蜷成一团的芳华,一把抱住。
芳华  爹,娘,别管俺了,俺是个累赘!你们那么忙,还要管俺......
老张  傻孩子,那天爹不是跟你说了吗,再忙,也不能不管你,你是咱家重要的一分子!
母亲  闺女,你可别吓唬老娘啊!你要是找不到了,叫娘怎么活啊!
芳华  (泪流满面)爹,娘......
  [远处,传来自行车的铃声。
小刚  是张老师来了!张老师!
老师  你们在这里啊,芳华呢?
芳华  老师,我在这里,我......
  [张老师看到眼前的情景,大体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老师  芳华,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城里来的志愿者要到你们村里驻点,还要派专人到你炕头上给你辅导你读书呢!
芳华  真的?
老张、母亲  太好了!
老师  还有呢,市残联给咱县捐赠了一批轮椅,芳华完全符合条件。过几天就送来。芳华,你要好好读书啊!
母亲  是啊,有这么多好心人,闺女,你要好好读书,将来回报社会啊!
芳华  (激动地)我会的,谢谢老师,谢谢大家的帮助!我一定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剧终。

(编剧  周晓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