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出版/发行工作者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剧本】妈妈,您别走了

·“讲文明树新风”百集青少年公益短剧剧本·

 

妈妈,您别走了

 

人物:

小军  12岁,男,留守儿童。

珍珍  9岁,女,小华的妹妹,留守儿童。

爷爷  60多岁,小军的爷爷。

阿龙  35岁,打工仔。小军和珍珍的父亲。

阿华  34岁,打工妹,小军和珍珍的母亲。

小杰  10岁,小军的同学。

售货员

村民

 

【画外音】这是江南一个普通的小山村。封闭的环境,只有一条崎岖的山路连接着外边的世界。

 

 

 [崎岖的山道。小军和小杰各自背着一个背篓,沿着山路在采摘蘑菇。天很热,两人走  

 得满头大汗,身后的背篓很大,跟他们瘦小的身材相比,显得有点大,背篓在身后摇

 晃。

小杰  小军,你采了多少蘑菇了?

小军  不少了,不过一晒就没有多少了,你呢?

小杰  喏,你看,跟你差不多吧?

小军  嗯,差不多,我看今天天不错,咱多采一会吧。加上昨天和前天采的,差不多有30

      斤了,一晒能有三四斤吧,一斤能卖20块,可能能卖六七十吧,这样我爷爷抓药      

      的钱就够了。

小杰  哎,对了,你爸爸妈妈不是快回来了吗?他们回来一定能带回来一些钱吧,这样你就

      不用这样忙活了。

小军  是该回来了,不过,他们带回来的钱也不敢敞开花,家里的房子要修了,上个月那场

      雨,好多地方都漏雨,我爷爷的病还需要很多钱,虽说有医保,但还是不够。咱还是

      多采点蘑菇吧。

小杰  好,那边山上咱再去看看。

小军  好,走!

 

 

     [山村简陋的小卖部,货架上货物不多,一个木质的简易柜台,珍珍趴在上面,看着电

     话发呆。

售货员  珍珍,你妈还没来电话啊?

珍珍    是啊,昨天就是这个时间来的电话。

     [铃声响了。珍珍赶紧接起来。

珍珍  (急切地)妈妈!......哦,对不起,......阿姨,是找你的......(失望的眼神)

     [售货员接电话。

 

     [公路边,一辆辆长途巴士开过。

     [远处,又开来一辆巴士。

     [车子停下,走下一群乘客。大包小包。

     [阿龙和阿华急切地向家门走去。

 

     [阿龙的家。一间破旧的青砖房。

     [爷爷颤颤巍巍地站在屋门口,向阿龙阿华走来的方向望。

阿龙、阿华  爸,我们回来了!

爷爷  啊,回来了,回来就好。

阿龙  爸,您身体怎么样?怎么出来了?

爷爷  还那样。也不能老躺着吧。小军到山上采蘑菇去了,我重活干不了,做个简单的饭,

      我们爷仨的饭也简单。

阿龙  哦,小军又去采蘑菇了?唉,这孩子还真行!

阿华  爸,我回来了,就不用您老忙了,您回屋歇着吧,慢点。(放下行李,走近锅灶, 

      围上围裙,开始忙着做饭)

爷爷  哎,好勒!(笑着,慢慢走回屋里)

 

     [小军和小杰背着背篓走回村子。

村民  小军,你爸爸妈妈回来了!

小军  (高兴地)是吗!太好了!(三步并作两步)小杰,我先回去了,再见!

小杰  再见!

     [小军兴冲冲跑回家。还没进门就开始吆喝。

小军  爸爸,妈妈!

阿龙  儿子!快放下背篓,让老爸看看咱家的大小伙子!

阿华  儿子!

小军  妈妈!(扑向母亲怀抱)

阿华  咦,你妹妹呢?

小军  哦,大概又到小卖部去等您电话去了。您昨天来电话,不是说还要过几天才能回来吗,

      怎么今天就回来了?

阿华  啊,是这样,原本厂里有批活确实走不开,老板听说你爷爷有病,家里房子又让台风

      刮坏了,就好意让我跟你爸提前回来了。

小军  是吗,那太好了!这样就可以多住几天吧!

阿龙  是的。我要好好在家陪陪我的公子千金!

小军  哼,我可不是公子哥,我是劳动者!看,我采的蘑菇!

阿龙  是吗,来,让我好好看看咱家的劳动者!

     [珍珍走进家门,听到笑声,看见爸爸妈妈,非常高兴。

珍珍  爸爸,妈妈!(飞快地扑向父母)

阿龙  闺女,来,快让老爸亲亲你!

珍珍  老爸胡子扎人!我找老妈!(扑向母亲)

阿华  闺女,想死妈妈了!来,让妈妈看看你。

珍珍  妈妈,我到小卖部等电话等了半天,也不见你回话。怎么一下子回来了?

阿华  (笑)怎么,不欢迎我回来啊?

珍珍  哪能啊,珍珍做梦都想着妈妈呢!(撒娇)

小军  就是,珍珍好几次说梦话,喊着叫妈妈呢!

阿华  (抹眼泪)唉,孩子啊,谁让咱这边落后呢!不出去打工,守着这片穷山沟,怎么养

      活你们呢!小军明年就要上初中了,要到县里去上,生活费肯定少不了,还有你爷爷

      的病,这房子,就是不刮台风,也好拾掇拾掇了,多少年没翻修了!不像个样了,

      我跟你爸在深圳,虽说住的条件也不算好,可比咱这边,还是强不知多少!

小军  妈,您甭说了,我能理解。您和爸爸都是为了咱这个家。

阿龙  嗯,到底是男子汉,儿子真是长大了。(转向珍珍)嗯,闺女,你哥哥在家欺负不欺

      负你?告诉老爸,老板给你出气!

珍珍  才不呢,哥哥可好了。

小军  (打断)老爸,你上次回来说,下次带我去青山打野兔子,哪天去?

珍珍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阿龙  呵呵,我还没喘口气呢,这就给我安排上事了!好,那咱明天就去!

小军、珍珍  太好了!

 

     [青山,高耸入云,林深沟密,山间小溪流水淙淙。阿龙背着猎枪,阿华带着小军、珍

     珍在山上跋涉。

小军  爸,野兔子都藏在哪?

阿龙  一般在树底下或者悬崖下隐蔽的地方刨坑,兔洞的入口很小,洞里却很大。

珍珍  那,怎么才能找到兔子的洞口?

阿龙  那就得看眼力了。(食指挡在嘴上,示意不要出声)看见了。

     [小军、珍珍凝神屏气,却什么也看不见。

     [阿龙端起猎枪,朝前面瞄准。

     [枪声响了。阿龙冲出草丛,朝前面跑去。

     [阿龙手提一只肥硕的野兔,高兴地走来。

阿龙  看,多大的个儿!

阿华  这兔子绝对绿色,山上没有污染,比城里集贸市场上卖的可干净多了!

阿龙  可不是吗!

小军、珍珍  嗷,嗷,今天有兔子肉吃喽!

     [小军、珍珍簇拥着父母下山。

 

     [阿华在灶前忙碌,她揭开锅盖,热气腾腾,她端过一只碗,用勺子盛上几块肉。

阿华  小军,来,先给爷爷送过去。

小军  好叻!爷爷,吃兔子肉喽!

爷爷  好孩子,你吃吧!

阿华  爸,有很多呢!这是他爸上山打的野兔!

爷爷  是吗,那山我有好多年不去了。唉,年轻时,我经常带阿龙上山打猎,那时,山上有

      好多野味,有山鸡、刺猬、獾、狍子什么的,有时还能打狼。

小军  还有狼!爷爷,您打过狼吗?

爷爷  孙子,你忘了,爷爷炕上铺的,不就是狼皮吗!

小军  哦,对对,爷爷真棒!

爷爷  唉,只是啊,现在山上没有狼了,不光没有狼,就连过去常见的山鸡、刺猬什么的都

      不多了,大概也只有野兔了。再过上一些年啊,到你能上山打猎的时候,恐怕野兔也

      没了!

阿华  是啊,要不现在提倡保护动物。呦,您看,光说话了,阿爸,您快趁热吃吧!平常我

      和阿龙不在家,您那么大年纪了,还要照看两个孩子,真是不容易。我们做儿女的不

      能在您身边尽孝,唉.....

爷爷  阿华,快别这样说,你们不趁年轻出去闯荡闯荡,见见世面怎么行,再说深圳那边挣

      钱也多啊!

阿华  不过这样您老就受累了。

小军  妈妈,您放心,我一定照顾好爷爷!

阿华  嗯,妈妈知道,军军是个好孩子!小军,你赶紧吃,吃完跟妈妈去稻田里抓鱼去。

小军  好,您又要做糟鱼?我最爱吃妈妈做的糟鱼了!(三下两下吃完肉)妈妈,我吃完了!

阿华  那咱们走吧,你带上鱼篓。阿爸,那我和小军去了。

爷爷  好,好,你去吧。

 

     [阿龙在忙着做木工活,珍珍在一边看。

珍珍  老爸,你又要做鱼桶?

阿龙  是啊,我闺女真聪明!待会你妈妈带你哥哥抓鱼回来,鱼桶做好了,就能做糟鱼了!

珍珍  (拍手)嗷嗷,又要吃糟鱼了!

 

     [阿华带着小军在稻田里捉鱼,小军抓住一条大鱼,一把没抓住,鱼溜走了,溅落的水

     花溅了他一身水。他不气馁,最终抓到一条大鱼,稳稳地放进母亲身后的鱼篓里。

     [阿华把捉来的鱼一条条洗干净,剖开,撒上盐,抹平,摆放在盖垫上,端到平台上,

     午后灼人的太阳直直地晒在鱼身上。

     [晒干的鱼干。

     [阿龙做的鱼桶做好了,阿华将晒干的鱼一条条摆进鱼桶,又一层层放上辣椒、花椒、

     大葱段,最后倒上老酒,盖上盖,外面用大石头压上。填满一个鱼桶,又填另一个,

     直到做好五大桶。整齐地摆放在朝阳的地方。边上一只小花猫在守候。

 

     [白天,阿龙在屋顶修房子,小军和小伙伴在递砖瓦。欢快的劳动场面。爷爷在一边看,

     不时递过来水壶、水杯,督促阿龙他们喝水歇息。

 

     [夜,灯下,阿华在缝补衣裳。珍珍陪伴在旁,眼神专注的样子。

 

     [白天,阿龙和阿华在稻田里忙碌,顾不上擦一把汗。

 

     [日历牌,飞快地过去。珍珍忧郁的表情。

 

【画外音】日子过得真快,阿龙和阿华回乡探亲的日期很快到期了,返回打工深圳的日期越来越近。

 

     [阿华在擦洗鱼桶的外边,准备打开。

     [小军在帮妈妈掀开压在鱼桶上面的石头。

     [阿华用长竹筷夹起一条糟鱼,放在碗里,递给小军。

阿华  小军,去,先给爷爷尝尝。

小军  哎,好勒!

     [珍珍在一边看着。不住地咽口水。

阿华  珍,来,尝尝。

珍珍  (咬了一小口)真好吃!妈妈做的糟鱼是天下最好吃的!

阿华  (笑)就我闺女会说话。

     [珍珍吃了一小口就不吃了。

阿华  怎么不吃了?不是喜欢吃吗?

珍珍  好吃也得留着慢慢吃,您这一走,又是好几个月,早早吃完就没有了。再说,您和爸

      爸路上也得带上些,到工厂那边吃。

阿华  我闺女学会过日子了。唉,真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夜晚,阿华在灯下准备行李,珍珍默默在一边打下手。

珍珍  妈妈......

阿华  嗯?珍珍,怎么?

珍珍  妈妈,我,舍不得你走。

阿华  (叹口气)唉,妈妈也舍不得你啊孩子,我听说,县里要在咱这片大山里建一个蘑

     菇加工厂,咱这里的蘑菇又大又新鲜,城里人喜欢吃没有污染的绿色蔬菜,等加工厂

     建起来了,我和你爸就在这边打工,就能天天陪伴你们了。

珍珍  真的?那太好了!

 

     [珍珍和哥哥一起送父母到车站,车子开过来了,父母上车,依依不舍地招手。

     [珍珍耳边响起了妈妈说过的话等加工厂建起来了,我和你爸就在这边打工,就能天

     天陪伴你们了。

     [珍珍眼神里充满了憧憬。

 

小军、珍珍  爸爸妈妈再见,一路保重!

阿龙、阿华  孩子们,再见!

     [剧终。

 

 

中国编剧网作品保护登记号2014-J-01545

分享到:

上一篇:【场景短剧】雨夜

下一篇:【剧本】宠物丢了以后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